冯伢婆并不姓冯,也不是大宋朝人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哪里人,因为她是孤儿,生来就到处漂泊,要不是被人捡走了,只怕早就饿死了。不过冯伢婆知道自己不是蒙古人,蒙古人身高体壮,男男女女都长成一个样子,大圆盘子脸,细长如缝的眼睛。

冯伢婆看不上蒙古人(大家看看就好,没有什么偏见,只是书中人物的设定)可是她自己就是被蒙古人救的。她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蒙古人救了她,她才讨厌上蒙古人的,还是她自己本身就讨厌蒙古人。

能离开蒙古,她很高兴。因为冯伢婆总是觉得自己是个宋朝人,她儿时的记忆不多,但是睡梦中的画面里总是会闪过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。

不管她是哪里人吧,她已经被派到这边很多年了,前些年没被启用的时候,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妇人,被叫成冯氏也有头年了,所以她也渐渐觉得自己就是姓冯的。

可惜好景不长,没几年以后,她就接到了那些人的消息,让她到这边潜伏下来,准备做一些收集情报的工作。冯伢婆虽然是被他们培养出来的细作,可是她并不想被这些人摆布,只是尝试了好几次想要摆脱他们,结果却……付出了很多代价。

冯伢婆原本有个丈夫,她嫁给那人就是想利用他给自己掩护身份,结果后来她丈夫死了,她腹中的孩子也没有保住。从那以后,冯伢婆就认命了,她知道自己摆脱不了这些人,左右她这辈子是不能安生了,所以她也决不会轻易让别人好过。

幼年的飘泊经历,被残忍的训练成细和的过往,都让冯伢婆的内心扭曲起来。白天面对众人的时候,她是一个玲珑八面,巧舌如簧的伢婆;到了晚上没有人的时候。冯氏会觉得心里,四肢上都被刺骨的冰冷覆盖上,冻得她整个人都没有温度,甚至像是要死了一样!不知道度过了多少这样的****夜夜。渐渐的,冯伢婆麻木了,认命了,也就成了一个没有心的人。

所以,她最看不上的就是过得幸福。事事顺心的人。在冯伢婆眼中,周小米大概就应该是这样的人了。爹娘俱全,小小年纪就能使唤下人,家里产业颇丰,像个小地主似的。

她在像周小米这么大的时候,在干啥呢?吃不饱饭,四处看人脸色过活,被人关起来学那些细作要学的东西,一有失手就被吊起来打,几次下来人都脱了一层皮。差点死了。

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,凭什么不公平。

冯伢婆看着周小米的目光中,充满了怨恨!

这个时候,周安也醒来了,他看到四周的情况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后,也有点懵了,不过他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,得找自己的主子。

温心最新白色天使剧照大片曝光

周安看到冯伢婆恶狠狠的瞪着周小米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身上竟窜过一道寒气!那冯伢婆平时可是一个未曾开口。先笑七分的人啊!现在眼睛里的恶毒之意竟然这么明显。

周安的嘴巴被堵上了,手脚也被捆往了,他虽然想去解救周小米,奈何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。不过他依旧很努力的想要爬过去。或许他觉得,自己能把小姐护在身后也是好的啊!他们想打想骂,冲自己来好了,不要吓唬一个孩子。

其实周安才多大,不过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。他这么做,完全是感念周家人对他的好。他想报答这一家子,所以本能的想要先护住周小米。

冯伢婆倒是没难为周小米,转过头看了看周安。这小子也是经他手卖出去的,当时他是一个多么寡言少语又胆小的一个孩子啊,啧啧,如今倒是有了这么大的勇气,真是想不到啊!

冯伢婆一脚踹过去,直接把周安踹翻在地。她这一脚力道不轻,虽然没有踹到要害上,但是还是直接把周安踹出好远,到在地上都起不来了。

周小米这才知道,敢情这冯伢婆是会功夫的。

“你,你干什么?”周小米是真的有几分害怕了。她的年纪太小了,能力也太有限了,面对不知深浅的冯伢婆,还有一个驼背中年男人,她已经感觉到了那种走投无路的感觉,更不要说旁边还有三个始终没有说过话的男人呢!

周小米能感觉的出来,这三个男人来头不小,不但冯伢婆对他们三个十分恭敬,就是三人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,也在向别人诉说着他们绝非常人的事实。那种叫做杀戮之气的东西,周小米曾在那夜的破庙中见过,当初云霆霄背水一战,身上便全是这种让人胆寒的气息。

“你胆子倒是不小啊!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话来。”冯伢婆眼中的轻视之意,如潮水一般向周小米涌来,也许正是因为此时她是个孩子,所以冯伢婆对她的防备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冯伢婆对周小米的轻视之心,或许正是周小米可以绝处逢生的依仗。

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好好的,干嘛绑我?”傻子也能看出来,此时的冯伢婆也绝非是一个伢婆那么简单了吧?

说到最后,周小米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三分哭腔。

周安也缓了过来,人却是不能动了,可是被堵住的嘴巴却呜呜的说着什么,有气无力的。

“哼,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,现在我好奇的是,你是什么人!”冯伢婆一反常态,目光里带上了几分探究的神色。

周小米心里咯噔一声,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她发现了什么?

周小米胆怯的摇了摇头,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。

冯伢婆眼中的神色微松,她直起身子,上下打量了周小米几眼,暗暗笑了自己一声。

真是越混胆子越小,也许这便是她们这一行人的通病吧!刚出山的时候,身上都有一种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,时间长了,却越来越小心谨慎,每走一步,都如履薄冰。就怕一个差错会满盘皆输,让他们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这个周小米,本来是应该做掉的,奈何哈格大人的手下突然发现有人在暗中监视他们。对方是何目的他们不清楚,但他们担心那个监视他们的人是为周小米而来。如果冒然将周小米做掉,很可能会招来对方的报复,他们面临的艰难情况就会翻上好几倍,一旦被俘。这一带的消息传递都会中断,这对于他们上头的人来说,损失是巨大的。

战火纷飞的时代就要来临,没有什么比情报更值钱的东西了。而且细作是所有国家最痛恨的所在,他们一旦被俘,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,那绝对会是让人头皮发麻场景。

所以哈格大人临时决定,要带着这两个人一起走,万一对方真的是冲着他们来的,关键时候也好用来要挟一番。讲讲条件。

就这样,两队人马分头行事,成功的将那个监视他们的人引走,而后在这破宅之中汇合。

周小米并不知道这一切,所以冯伢婆的话让她很没底。

外头的雨越下越大,雷电交加的光亮,把破宅子里的一切都照得格外诡异。

周小米迷茫,害怕的眼神,安抚住了冯伢婆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心底的那股陌生情绪。到底是害怕,还是兴奋。她隐约觉得,好像多年的夙愿就要实现了似的,记忆中已经模糊的面孔似乎渐渐清晰起来。在向她招手。

冯伢婆深呼吸,眨了眨眼睛,静静的坐到一旁去了。

周小米对于她突然变得好说话,并且放过自己的行径感到不解,她觉得至少自己也得受一翻皮肉之苦,挨两下打才能说得过去吧。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放过她了呢!

不过,这是好事。没有人愿意挨打。

突然,外头传来一声长鸣之声,虽然雨夜的雷声,雨声很嘈杂,但是周小米还是一下子就听到了。

与此同时,一直坐在门口没动的三个男人都快速的起身了,显然他们也听到了那声音。

冯伢婆一动没动,像是没听到似的。

门口的两个男人对其实一个有些胖的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两句话。

周小米听得真切,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是蒙古语。

前世她曾经去内蒙古草原旅游,听过当地人讲话,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可是他们讲话的腔调她确记得很清楚。

原来他们是蒙古人!

冯伢婆的身份昭然若揭了。

是谁说蒙古人只有蛮力,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?人们居然早早的在大宋朝安下了眼线,甚至还有像冯伢婆这样走街窜巷,消息灵通的人!可见其野心不小,指不定很久以前就开始暗中谋划了!

历史上的成吉思汗开疆拓土,最后成就了一番千秋伟业,史学家对他的评价是“深沉有大略,用兵如神”。这样的人,手下自然带得都是精兵强将,又岂会是只懂骑射,不懂韬略的武人那么简单的?

周小米有点紧张了,所以开始胡思乱想,以至于周安什么时候爬到她身边的,她都没有发觉。

“嗯,嗯呜。”周安的嘴被堵得死死的,所以说出来的话根本都是嗯啊呜一类的声音,周小米完全听不懂,但是可以体会猜测他的意思。

这货大概是说让她别害怕之类的吧!

周小米笑了笑,没说话。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这么会儿的工夫,门口的两个蒙古男人已经冲了出去,仅剩下那个看起来地位比较高的人,一言不发的在门口坐着。

不一会儿,那个背冲着周小米的男人喊了一声,驼背男人连忙凑了过去,两人交谈了两句,那个驼背男人就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三个人都没能回来。

一直面无表情的冯伢婆脸上,似乎有了松动的神情。

打斗声越来越近,好像有人已经寻到他们的踪迹似的。

周小米并不知道来的人是谁,因此十分紧张!她以为那些人只是来找这些蒙古人麻烦的,或许并不会救她,没准还会落井下石,顺带手把她料理了也说不定。

蒙古男人突然站起身来,叽里咕噜的跟冯婆子说了两句话,接着便朝周小米和周安走来。

直到此时,周小米才算看清此人的容貌。他生得比较高大,圆脸,细长条眼睛,一副典型的蒙古人长相,脸上胡子拉茬的,一看就知道不是大宋人!

这人一弯腰,一下子把周安从地上提了起来,周安刚开口呜呜了两声,便被他一记刀手给劈晕了,结果整个人就像小鸡子一样被那人放在了肩上。

好大的力气啊!

冯伢婆则是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来,抵在周小米的脖子上道:“起来,自己走。”

周小米这才发现,她脚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割开了,她不情愿的起身,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
冯伢婆押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,原来这宅子还有后门。

说是后门,也不大贴切,实际上这个门是被凿出来的,好像是墙体坍塌了以后,又被人扩挖了几下,形成了一个不太规整的门。

门的面积有些小,被一些破烂家什挡住了,不仔细瞧的话,还真发现不了。那个壮实的蒙古男人,三两下将挡在门口的东西搬走,然后带着周安费力的穿过那道门,很快消失在雨夜之中。

周小米被冯伢婆押着,往这边走来,一股凉气扑面而来,冻得周小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“快走。”冯伢婆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,周小米能感觉到脖子上的凉意,那匕首的寒光似乎随时可以在她的颈间绽放,划开一道血线似的。她不敢妄动,冯伢婆可是有功夫在身上的,反应比一般人灵敏,自己要是把她逼急了,可没有好果子吃。

周小米咬牙,穿过那道门,踏入了雨夜之中。那蒙古男子已经不知去向,同样的,周安也消失得没有了踪迹。

大雨掩盖了一切,冲刷掉了许多人们想要探寻的痕迹。

周小米任雨打在身上,漫无目的的走在雨夜的小路上。(未完待续。)

ps:感谢精品之作,eemily,凉若风雪的月票,恕恕谢谢大家。妖精视频app破解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