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相信你们。”欧阳飞宇道,“更何况,我相信你们就算为了大舅舅也会帮我的。”

话虽然是这样说,霍子墨却是知道自家大哥的意思。

“这事情不是寻常的生意,你就安排一个可信的人过来。”他开口道,“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。”

欧阳飞宇见两人坚持,只得答应:“我倒是有一个可信的人,代号飞鹰,我会让他来找你们。”

“有照片吗?”霍念未问,“免得我们认错了人。”

“要的。”欧阳飞宇把手机上的照片拿给他看,忍不住感慨,“你们做事情很真是缜密。”

火火笑道:“细节决定成败,他们做生意的都这样。”

“见你们如此,我忽然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胜算了。”欧阳飞宇难得的开起了玩笑。

霍子墨也笑了:“只能赢不能输嘛。”

“今天先休息,明天开始工作。”霍念未早已经练出了一副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镇定,虽然这次的事情棘手,但如果只把它当成一个商业case来处理,反而就简单了许多。

第三天上午,欧阳飞宇再去医院看过弟弟之后就回了部队,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苏启泰以及苏天浩的两个手下。

“他那边必然有一场硬仗要打了。”霍子墨有些无奈,“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青春的纪念册

叶萱萱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不是总说商场如战场,我们这边也要开始战斗了。”

“苏天浩为什么不走?”霍念未忽然道,“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现在已经掌握的军队是苏天浩可依仗的东西,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?”

霍子墨眸色沉沉:“你是说他还有其他目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霍念未手指在桌上敲了敲,“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,按照昨天整理出来的思路,慢慢渗透击破他的商业帝国。”

霍子墨道:“你还是不要亲自动手,用你手里养的那些就好。”

“你这小子。”霍念未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背上,“我养什么人了?”

“大哥就不要跟我藏私了。”霍子墨笑嘻嘻道,“我可是全都知道的。”

火火端着水果出来,看两个兄弟开玩笑,她也笑了:“你们两个都多大的人了,还在这里闹着?小心念未有样学样。”

“对了,我怎么没见到念未?”霍子墨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递给了旁边的叶萱萱,“吃吧,不酸。”

叶萱萱愣了一下,脸刷的红了,她气恼的瞪了一眼霍子墨。

霍念未和火火两人对视一笑,彼此心照不宣。

“下午,我们要去欧阳家拜访。”霍念未看向妻子,“既然对外公开,我们是来找爹地妈咪回去的,那么欧阳家是一定要去的。”

火火颔首:“虽然我之前不怎么喜欢欧阳家的人,不过见到飞宇表哥后,觉得还是不要以偏概全的好。”

而且,爹地既然能抛下A市的一切来这里,那么也一定是在乎那个地方的,作为他的女儿,她没有理由不过去探望一下。

“欧阳家人非常多,关系错综复杂。”霍子墨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他们,“舅舅是长子,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,欧阳飞宇兄弟是最小的妹妹欧阳娟的儿子。”

火火梳理了一下关系问道:“欧阳曼和欧阳青我们都已经见过了,看上去都很和煦容易亲近。”

“你也说了只是看上去。”霍子墨讥讽的扯了扯嘴角,“他们都是苏天浩阵营的,欧阳飞宇的爹地妈咪则在外旅行。”

叶萱萱伸手手指数了数:“还差一个。”

霍子墨被叶萱萱的样子逗笑了,轻轻嗓子继续道:“还有一个就是舅舅的二弟欧阳凡,据说身体不好,常年住在疗养院。”

“这样说来,关系也不是很复杂。”火火疑惑道,“刚刚听你说还以为是多大的家族呢。”

霍子墨在她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:“先听我说完。”

叶萱萱吐了吐舌.头。

“欧阳飞宇兄弟都这么大了,你们觉得其他人的孩子呢?”霍子墨继续道,“而且如果不是他们的孩子能独当一面了,你觉得欧阳青和欧阳曼可能去A市?”

“现在欧阳家,欧阳青和欧阳曼掌握了话语权,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拜访一下二舅舅欧阳凡比较好一些。”

从火火这边论,他喊一声二舅舅倒算不得吃亏。

“你知道二叔在哪里?”火火急切道,“他和爹地关系好不好?”

“我不知道,不过只要不和欧阳青一伙的话,应该都是可以争取的对象。”霍子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“而且一般来说身体不好人会有更多独处的时间,说不定可以把事情看的更加透彻。”

霍念未点头:“子墨说的没错,那我们就先去拜访一下二叔。”

“你们去拜访二舅舅,其他人不一样也会得到消息吗?”叶萱萱担忧道。

霍子墨摇头:“欧阳飞宇离开之前,告诉我二舅舅每年这个季节都会去疗养院住一段时间。”

“欧阳飞宇?”霍念未眼睛一亮,很快就琢磨出这句话里蕴藏的意思,“也就是说欧阳飞宇也觉得二舅舅是可信的。”

事情敲定后,当天下午,霍念未就带着火火去了疗养院,在护工的引领下,他们在花园里见到了正看报纸的欧阳凡。

他看上去年纪和慕天翼差不多,不过身体不如他强壮,看上去斯文又儒雅。

“二舅舅。”火火轻声道,“我是慕暖阳。”

霍念未暗暗打量了一番欧阳凡,也笑道:“二叔。”

欧阳凡折上了手里的报纸,笑眯眯的招招手:“原来是大哥的女儿,你们过来,快坐。”

“您身体现在怎么样?”火火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,霍念未则是挨着她坐了下来,“每年都要来修养才可以的吗?”

欧阳凡不以为然:“这里清静,免得看到一些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。”

“二叔,您……其实都清楚的吧?”火火斟酌了一下开口,“那您见过我爹地和妈咪了吗?我已经三年没见过他们了,也不知道他们好不好……”

欧阳凡温和道:“飞宇难道没告诉你,你爹地和妈咪就住在这里?”

“真的吗?”火火猛的站了起来,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,“叔叔,您没有骗我?”

欧阳凡笑了笑:“走吧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

霍念未握住火火的手,温和道:“这次一定能见到爹地和妈咪了,你先平复一下心情。”

“好。”火火眼睛闪了闪。

一行三人去了疗养院后面的花园,欧阳凡在花园门口收住了脚步:“他们就在里面,你们去吧。”

“谢谢二叔。”

火火拉着霍念未的手就跑进了花园里,走过青石板的路,他们果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坐在花园的椅子上,微风拂面,竟然是格外的安静美好。

“爹地妈咪!”火火失声喊道,“我是火火!”

她大喊一声,忽然半蹲在地上,双手捂住嘴唇,身体距离的颤.抖起来。

三年不见,她心里装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也吃了太多太多的苦,此时看到他们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“火火,是火火吗?”陈澜忽然站起来,激动的喊道,“火火,我的女儿!”

火火捂住嘴无声的哭出来,因为太想念,所以这一刻竟然有些不敢上前了。

“火火!”霍念未忽然眸子一紧,赶紧的拉起了她,“妈咪的眼睛……好像看不到了。”

火火的身体如同遭受了雷击,她猛的站起来快走几步朝着陈澜的方向扑了过去:“妈咪,你的眼睛怎么了?妈咪,你……怎么会这样!”

如果说刚刚,她还对他们三年前的不辞而别有些怨恨,那么这会儿就只剩下浓浓的心疼了。

“爹地,妈咪的眼睛怎么了?”火火抱住陈澜大哭起来,“怎么会这样、怎么会……”

陈澜拍着火火的后背,温和道的嗯:“妈咪挺好的,没事。”

“看不到东西多难过。”她哽咽道,“我不想你看不到我。”

陈澜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。

“傻孩子。”陈澜摸索着拉住火火的手,又擦了擦自己的脸上的眼泪,“能见到你们好好的,我已经还开心了。”

霍念未赶紧上前道:“妈咪,我们这次把米修也一起带来了。”

“是吗?孩子在哪里?”陈澜急切道,“他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大孩子了吧?”

霍念未给了火火一个眼神,火火赶紧擦了眼泪,努力笑道:“米修已经三岁了,聪明的不得了。”

“你小时候也聪明。”陈澜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紧拉着火火得手,一遍遍道,“好孩子,真的让你吃苦了。”

火火眼圈红了又红。

“您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?”她轻声问道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“没什么……”陈澜拍着女儿的手,“现在看到你好好的,我觉得什么都好了。”

火火给了霍念未一个眼神:“你去和爹地聊,我和妈咪说些私房话。”“不许再哭了。”霍念未温柔道,“我过会儿过来。”抖音成版人短视频APP